如桃

攻控 杂食

© 如桃

Powered by LOFTER

【叶喻】喻火焚身(R18)[一发完结]

○叶修x喻文州

○原著世界杯背景

炮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叶喻

说好的写篇清水文呢

很久以前就想写篇叶喻,一直提不起劲,后来忽然看到一个叶喻版摸鱼的QQ表情:(就是这货,侵删)

萌点被狠狠戳中_(:з」∠)_

于是就有了这篇文_(:з」∠)_

谨以此文献给已经从这CP爬走的 @王乐安 

以下放正文,中间有图加载慢注意

打滚求评~

++++++++++++++++++++++++

喻火焚身


一、 

第一天晚训结束,和喻文州前后脚进房间的时候,叶修听到身后的人笑了一声。

监督训练的时候不让抽烟把叶修憋得够呛,这会儿一进屋就猫着腰窜到床上,赶紧点上一根摆出事后烟活神仙的架势,才回过头问:“笑什么?”

喻文州正开电脑,打算整理一下资料,头也不回,说:“就是想人家霸图轮回都是同队和同队的住,我可算个特例。”

“人家兴欣同队的就没住一起。”叶修挺胸,一脸自豪。

你倒是把苏沐橙和方锐安排在一个房间试试。这种废话喻文州已经不想去理会了。  

 

“你在乎这个?”没等喻文州有回应,叶修继续嗤之以鼻。

还真是不在乎,喻文州想,他的职业生涯,就是一路当着特例走过来的,修炼到今天,神经粗得超乎想象,不管遇到什么事笑笑也就过去了。总有人说自己宠辱不惊云淡风轻,其实就是脸皮够厚心够大。

点开文档正准备敲字,喻文州的肚子忽然咕——的叫了一声。人人都夸蓝雨食堂好,却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和它分别的痛。

“有吃的吗叶神?”不知道领队大人这个“全权负责”的范围包不包括队员的基本温饱。

“啧,麻烦……”叶修叼着烟下床,拉开行李箱掏了一个鼓鼓囊囊的塑料袋出来抛给喻文州,又懒洋洋地爬回床上,“家里人给装的,我也不知道都有什么,自己挑吧。”

 

喻文州在袋子里翻找了一会儿,抬起头:“没有凤爪?”

“那啥,文州,”叶修说,“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记仇。”

喻文州没说话,拆了根棒棒糖叼嘴里,腮帮子鼓个球嘴边露着小白棍,啪啪啪接着敲电脑,画风怎么看怎么不对。

叶修说:“别把什么都往脑子里装,心累。” 

 

心累?喻文州苦笑,他的手会累,可心不会累,就指着这份心呢,累了还怎么混。

“哦对我忘了,是你啊。”叶修把抽完的烟蒂捻灭在烟缸里。

没头没尾的,可喻文州明白他什么意思。

喻文州懂叶修,也知道叶修懂他。 

 

战术大师对被看透有种本能的抗拒,喻文州点了一下保存,打算先去洗澡。

“文州你这还要弄一阵吧?我先洗个澡,你用完了别关机啊。”叶修话音还没落,就利索地脱掉外衣进了浴室。

你看,他什么都懂。 

 

二、

叶修擦着头发溜达出来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

喻文州心里好笑,能让这一位发一回愣可不容易,也不枉自己忽然大脑抽疯躺到叶修这张床上来。

结果叶修僵直了连半秒都没有,毛巾往脖子上一搭,一屁股坐在了电脑前,建了个文档噼里啪啦敲了起来。

喻文州可不着急,他是最有耐心的人了,他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缩进被子里。 

 

喻文州想,自己算不算是喜欢这个人呢。

喻文州很愿意听黄少天说话,即使别人都嫌弃他话唠。黄少天喜欢聊叶修,一会儿骂他不要脸一会儿夸他打得好,单位时间内吐字量大信息量小,听一百句话才能找出一两句有用的,可喻文州还是愿意听,从各种支离破碎的细节里还原出完整的情状勾勒叶修的近况,简直是为喻文州量身定做的游戏。

各种简单的小事,看似无关痛痒的话语,渐渐拼凑出了意义。

这大概就算是喜欢吧? 

 

喻文州忽然想起刚开始接触荣耀的时候,有人曾对他开玩笑,说他就是因为脑子太好使了,才被老天爷收回了提高手速的可能。他当时笑了笑,觉得也未必就没有道理。

直到他见识到了一个人,智商爆表手速逆天,即使在职业选手看来也只有一个“神”字可以形容,喻文州这才知道,有些人天生就是受到眷顾的。

这人现在就和他共处一室,坐在电脑前,留给他一个背影。

这背影喻文州太熟悉,他这一代的选手,有几个不是追逐着这个背影成长起来的呢。单纯对前辈的景仰,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为其他的情愫呢。

到底喜欢这个人哪点?

就像一场比赛,赛前有亿亿万万种可能,赛后则只剩一种明确的结果。复盘时再将每次判断所引发的千变万化局势重新分析,一个站位的不同便可无限衍生。

那个打荣耀的喻文州永远是头脑最清楚的一个,在感情的反省会上,他却扯不清他和叶修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是如何走到如今这一步的。

 

叶修他,对自己又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分到房卡的一刻,喻文州不是没有想过这样的同屋安排背后有多少种可能的原因。

试探与被试探,战术大师乐此不疲。 

 

三、

喻文州发现自己睡着了的时候,正被人轻轻拍醒。

“要睡回自己床上睡去”,叶修坐在床边说。

喻文州睁开眼睛,聚焦在叶修赤裸的上半身上,微笑。

“笑什么呀”,叶修说,“跟我玩这么幼稚的战术,你以为能有效果?”

“效果虽然不敢强求,但意图还是要展现一下的。”喻文州大言不惭,等着抓住叶修神情中的任何漏洞。

“那现在我通知你一下,你那名为企图的意图已经被我看穿了,就不必坚持了吧。”

“叶神觉得现在有企图的人是我?”

“你这话什么意思,不是你难道还是我吗?”

“你要是真没什么企图只想睡觉的话,早就去睡我那张床了。”

“这话说的,哥是那种人吗。”

“你是。”喻文州语气坚定。

“哦……”叶修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忽然扑在喻文州身上,“那让哥干一炮呗?”

“呵呵,”喻文州微笑,“不给干。”

“困了,睡觉。”喻文州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叶修推开,补充说。

 

喻文州心情很好,闭上眼想象着叶修一百种可能的表情,传到他耳中的却是叶修轻笑的声音。

“好,听队长的,睡觉。”叶修大爆手速在各种开关上连按带扭,灯火通明的房间里瞬间只留下一盏夜灯,接着钻进被子里把两个人都裹好就不动了,老实得像在挺尸。

 

这个发展……有点微妙啊……喻文州在拉下脸来挑逗一下身边的热源、把和自己抢被子的这人踢下床和就这么睡了三个选项之间犹豫了很久。刚才睡了一阵现在还有点迷糊,闭着眼睛没多会儿就又要睡着了。

叶修的声音又一次唤醒了他。

“喻文州同志,睡觉之前组织还有一件事要提醒你。”

“……嗯?”

“你还没洗澡呢。” 

 

叶修故意贴着他的耳边慢慢吐出这句话来,湿热的气息从耳廓直窜得他心里一阵麻痒。他知道自己只要再坚持那么一下,今晚就什么都不会发生。明天醒来,两个人还是从前的关系:国家队的领队与国家队的队长,20天世界杯结束之后,就重新变成兴欣的前队长——有很大可能会成为顾问或其他什么——与蓝雨的队长,忙时QQ上偶尔撩闲,闲时见面打上一炮,一切都不会变。没有发酵,没有升华,没有一丝一毫的量变产生质变。

喻文州现在只要装没听见不理睬叶修的垃圾话,忘记自己没有洗澡的事实,一直闭着眼睛,就可以把今晚这一页揭过去——他不是没有试过在床上压抑自己的欲望,有时甚至只是为一些无聊的小念头、小情绪所驱使——他觉得今晚正是个这样的好时机,是个把蠢蠢欲动掐灭在萌芽期的好时机,他不该答应叶修,更不该答应自己。

他有种预感,今天若真的迈出了这一步,便会万劫不复,陷得死心塌地,再也不能回头。他在怕,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怕:明明不是第一次,很可能也不是最后一次。

喻文州不愧是拥有联盟最快的脑子之一的人,再多的念头转过来,也不过是3秒钟的时间。他深吸一口气想说出自己的结论,耳廓却忽地碰到了叶修的嘴唇。一阵细微的颤抖中,喻文州睁开眼,认命地说:“我洗没洗无所谓,你洗干净了就行。”

看着幽暗的亮光下撑起身子俯视他的人那“我懂你什么意思但我就是要听你自己说”的眼神,喻文州叹着气补了一句:“我等干完再洗。”

“也好,”叶修装模作样地点点头,“等我干完再洗。” 

 

四、

叶修大爷一样坐在床头,看着喻文州坐在床边从行李箱拿出东西扔到床上。套子是叶修的尺寸,和润滑液一样是两人常用的牌子。

“准备得真充分,蓝雨最擅长诱敌深入的队长大人等这个机会很久了吧,故意卖个破绽给你还要欲迎还拒,”叶修探身一把拉过喻文州,“淘气是好的,但是不能太过。”

喻文州跌在叶修怀里,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难道你要用酒店的?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吧?”

“喻文州同志,我们是干什么来的?我们是打比赛来的,是为国争光来的!你刚刚掏出的东西暴露了你此行的动机不纯,作为领队我必须要严肃地批评你!”

“好好好,那我现在去洗澡,咱们各睡各床充分休息好为国争光怎么样?”

“是你先躺到我床上的,事到如今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叶修眯起了眼睛,“你不过是仗着我宠你。”

带着威胁的表情没起到任何震慑的作用,喻文州伸出手指戳戳叶修的脸:“以后少看点苏沐橙推荐的东西。”

叶修没搭腔,顺势握住了脸旁那只调皮的手。

 

喻文州考虑过很多问题,包括刚开始倒时差造成的精神不振,包括明天要做多少训练要见多少人要走多少流程,包括领队和队长所肩负的责任,包括不了解酒店的隔音效果好不好,可当他被叶修拉到身前吻了个猝不及防时,他只想让这一切都他妈见鬼去吧!

他想要叶修,他现在就想要,他要叶修的粗壮狠狠地贯穿他的身体,搅他个天翻地覆,哪怕明天起不了床。

喻文州用自己的唾液滋润着叶修唇上每一道小细纹和翘起的干皮,他的舌尖探入叶修的齿间,他的味蕾感受到了烟草的味道。喻文州不抽烟,曾经试过却不喜欢那种灼烧呛口的感觉,可他却疯狂地迷恋从叶修口中尝到的这种味道,带着涩的甜,是叶修的味道。久旱逢甘霖般的快感涌上心头,喻文州想,原来自己也是有烟瘾的人。

叶修的舌头顺着喻文州的节奏交缠着,攻略口腔的每一寸土地,霸道而不失温柔。喻文州知道他在床上一向如此,但今天他不想要这种体贴,他想要点更带劲的。

“叶修……”喻文州气息紊乱的声音,从二人唇舌之间偶尔拉着银丝出现的空隙中透出来,“弄疼我……!”  




叶修抱着瘫软的喻文州翻了个身,将他轻柔地放在床上,低头吻了吻他被汗水洇湿的发际线。他起身按着边缘把套子摘下来,甩手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中,又躺回床上,支起手臂撑着头和喻文州对视。喻文州的双眼漾着泪水,在朦胧的夜灯下闪着漂亮的光。

许久才把气喘得均匀,喻文州双目含情,轻轻笑着。

喻文州说:“你就是再没下限,也不会现在催我去洗澡的对吧。”

这次轮到叶修哭笑不得:“文州我特别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喻文州也侧过身躺着,眼神扫过叶修赤裸的全身,再重新盯住叶修的双眼:“就这么看。”

在叶修毫不掩藏的直视下,喻文州的目光迅速闪烁了起来,他躲避着叶修眼底的笑意说:“许你遛鸟就许我看,都看光了。”

叶修大笑,一手将喻文州环住,一手拉着他的手往自己的下体探去。喻文州把头埋在叶修胸前,闭着眼就要抽手出来,却发现叶修只是引着他的手摸肚子上的粘稠,并没有再向下一点让他碰到他以为的地方。

“都是你干的好事,我的澡也白洗了。”叶修说。

“就罚你一会儿帮我再洗一遍吧。”

 

趴在叶修怀里,喻文州叹了口气。

张新杰你不来查个房吗?

上任没几天的国家队队长,今晚莫非要交代在这里了? 

 

Fin


++++++++++++++++++++++

写到叶领队刚亮出那啥的时候电脑忽然出了点问题,当时就想直接召唤张新杰来撞破好事终结此文= =|||||||

后来我很有人性地放弃了这个想法坚持让他们做完了~


评论(43)
热度(1418)
2014-0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