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桃

攻控 杂食

© 如桃

Powered by LOFTER

【叶王】玉壶冰心 02

大眼终于出场啦嗷嗷嗷!!!!好威仪!!叶修好福气,杰希卡星座运程每天不来一发吗23333

王乐安:

终于生出了第二章!依旧献给和我互割腿肉的 @如桃 ~


再次确认自己就是个兴欣队粉!纯的!


实在找不到武侠的文风,索性放弃,专心搞基


这一章应该没什么雷点?除了小小的欺负了一下点心大大,这是爱,看我(ↁᴗↁ)


顺便附上BGM,钝笔难以企及的情怀,或可借音乐传达


http://www.xiami.com/song/2096337?spm=a1z1s.6626001.229054121.131.1R0U2y


没问题的话请看~












-


-


-


-


-


-


-


-












【叶王】玉壶冰心 02








王杰希是什么人?


微草的教主,当今之世武功最高的五个人之一,神秘程度仅次于叶秋。


哦,那微草又是什么?


方锐无语了,这么奇葩的姑娘,叶修是从哪儿找来的?通身气派非富即贵,根骨奇佳悟性高绝,对江湖中的人事却是彻头彻尾的一窍不通,偏偏还生就一副花容月貌,给他们这一路添了不少麻烦。


此时已行至雾灵山中段,马匹早在山脚下便交给微草派来接应的人代为保管。叶修特意反复叮嘱,马儿无论是饿瘦、受伤抑或弄丢,微草都必须高价赔偿,方锐在一旁大点其头,眼神诚恳。这小气的样子,谁信他们是绝世高手嘛,微草弟子在心底狠狠吐槽。


一行人步行上山,很快便偏离了石板路,专门拣草深林茂的小道行去。微草弟子在前方带路,叶修押后,路虽难行,对这些高手来说,也不过如履平地。方锐便低声给唐柔讲起了王杰希和微草的江湖传说——麻烦归麻烦,面对着这么漂亮的姑娘,方锐还是很有耐心的。




微草教擅长采药炼药,开宗立派至今已逾数百年,除了教中弟子上下行事都透着股神秘劲儿,本也不过是个寻常门派。直到现任教主王杰希,一身奇诡的武功所向披靡,一对天生异瞳令人过目难忘,才使微草在江湖上大扬其名。


这人的武功之高,该怎么形容呢?方锐犯了踌躇,思索半晌方道,“传说当年霸图山庄一战,事后叫在场的人形容王杰希的出手,每个人的说法都不一样。”


怎会如此?唐柔一双杏眼睁得溜圆,好奇心被吊得高高的。


方锐还真不是故意吊佳人的胃口,“那时候我初出江湖,尚未够格参加最高水准的武林大会,但也听过不少人的转述。那一年,王杰希横空出世,一手使拂尘,一手使软剑,身影迅如鬼影,剑光快似电光。与会的都是成名高手,纷纷下场和他比试,却没人能撑过五十招,除了一个人以外,都败在他剑下了。幸好这人虽有本事,却不骄矜,没让前辈们输得太难堪,才免去一场武林大祸。”


“谁赢了他?”趁方锐大喘气的空当,唐柔赶紧发问。


方锐不说话,偷偷比了个手势,向后一指。


唐柔转头看去,叶修嘴里叼着根草,正吊儿郎当地四处张望,一手插在腰间,另一手举着千机伞架在肩头。白晃晃的过午阳光照在精钢铸就的伞骨伞柄上,一不小心就耀花人眼。唐柔想起自己连输二十场的惨痛战绩,默默地回过头。


是这个人的话,打败谁都不稀奇。




唐柔想了想,又问方锐,“那你说过你一人能打八个王杰希,是吹牛的吗?”


方锐正踩在一处草洼之上,闻言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谁告诉你的?老魏还是小安?”


唐柔不答,只用力盯着方锐等他回答。此时此刻,饶是方锐自诩脸皮比烧饼还厚,也不好意思坦然答是。正不知该如何搪塞过去,一旁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当然是吹牛了,王杰希一人打八个他还差不多。”


原来叶修早就听见他们的谈话,瞅着机会连忙过来损一损方锐。方锐不服气,将要反驳,想起眼前这人确实打败过王杰希,只能忿忿地住了口。


“方锐所言倒也不差,王杰希的打法神鬼莫测,看在武功比他稍低点的人眼里,都是一头雾水,复述之时自然漏洞百出。”叶修解释唐柔先前的疑问,“我上次见他还是三年之前,现在他必定又有了不小的进境,所以究竟什么打法,强到何种地步,都需要你亲身去体会。”


少女的眼睛亮了起来,满载兴奋的光芒。


“不是吧叶修,就算这一场非打不可,小唐毕竟是新手,对付王杰希是不是有点……”方锐皱起了眉头。


“王杰希武功虽高,出手虽奇,我当年用的也只是和你一样的战矛,一样的招数。”叶修鼓励唐柔。


“我该怎么做?”


“天下武功,唯坚不摧,唯快不破。任他千变万化,只要你坚能劈山,快能逐电,把他困在你的攻势之中,就算他插翅会飞,也是无用。”


唐柔把他的话反复咀嚼几遍,点了点头,跃跃欲试。








叶修他们并未刻意压低声音,对王杰希的褒贬评价远远传到了前头的微草弟子耳朵里。


柳非气得柳眉倒竖,扬手就要用暗器去射叶修——她是女子,气力较小,故而没练微草人常用的刀剑,而是专攻袖里箭和手弩一类暗器。周烨柏一把将她拦了下来,低声安抚。其余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话里尽是对唐柔的愤愤不平。


“就凭那娇滴滴的女娃娃,能在圣子手里走过五招吗?”


“圣子都不用出剑,一甩拂尘就能拍翻她。”


就连对兴欣众人颇有好感的乔一帆也蹙起了眉头,觉得对方实在太过大言不惭,王杰希的迅捷身法,配上他那柄独一无二的银丝拂尘,可不正如踏云而飞一般么。




武功高到叶修和王杰希这个份上,飞花摘叶皆可伤人,何况王杰希深居简出,出手的机会少之又少,连微草中人也极难得见他施展功夫,就如雾灵山终年望不到头的云雾,层层叠叠只知在此山中。


乔一帆曾远远仰望过一次。


他的好友高英杰,是个天赋极高的少年,被王杰希内定接班,把自己平生所学倾囊相授,羡煞了旁人。难得高英杰性子腼腆心思纯澈,纵有天机福缘亦不骄人,更与他这个教中的小透明成了莫逆之交。


那一天他正巧遇见王杰希给高英杰演示身法。


拂尘起,霰雪落,漫天漫地一片白丝丝的,如斜风催动千条雨,王杰希的白衣穿梭其间,飘摇来去不染尘。


剑光若隐若现,恍惚间恰似以银丝珠线绣就的蟠龙,在漫卷的白布上藏头露尾,翻身打滚云中电隙,偶一亮爪又躲了回去。


满地竹叶被温柔卷起,却没有一片能完整落地——都化作了齑粉。


姿态清雅无双,偏偏招下绝不容情,极致难言的美与轻描淡写的残酷充盈在天地间,教乔一帆看得屏息凝神,心如擂鼓。


王杰希施展完毕,走到他身边拍拍他肩膀,叫他不可轻易学这套身法,还是先练好手中的无影刃方是,语罢飘然离去。


在乔一帆眼里,王杰希的武功,甚至其人,都如雾灵山的云雾一般,忽近忽远,似亲还疏,仰不见其高,俯不见其深。




不满叶修得意的样子,方锐故意呛他,“你也就能在武功上头吹吹,听说人家还精通奇门术数五行八卦,掐指一算能知天逆天,敢问叶大侠这方面造诣如何?”


叶修特别坦然,“不会,要是我能掐会算,嘉世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模样。”


方锐沉默了,嘉世是他们千里奔波的主因,更是叶修一块挥之不去的心病,他对自己的失言有点后悔。


很快他就后悔了自己的后悔,因为叶修吐出嘴里的草,接着说道,“以哥的武功和智慧,如果再精通那些东西,岂不是要叫老天也妒忌?”


靠,他为什么要跟这种没下限的人对话。


叶修又道,“所以万一咱们要跟微草比试琴棋书画,就让小唐上;比试这些旁门左道,就让你上。不然我一路不辞辛苦带着你,难道是为了你废话特别好听么?”


方锐想抽自己一耳光。








如是斗斗嘴,打打闹,微草总坛的大门已经赫然在望。


朴素的青条大石,沉稳浑厚,不怒自威。门边守卫的玄衣人朝他们投来警戒的目光,想来早已得到了通报。唐柔战意上涌,情不自禁向背后的火红战矛伸出手,被叶修以眼神止住。


肖云和周烨柏上前一步,向守门弟子出示令牌。不一会儿大门缓缓打开,现出刘小别年轻英俊的脸,抱了拳道,“来者是客,里边请。”


门内错综小道暗合五行生克之理,以丛丛杜楝隔开排出奇门八卦之形,本应在极南极湿之处生长的药用矮树,却能在北地山间开放匙形的花,方锐啧啧称奇。


刘小别脚下带风,身形极快,一转一钻之间已走出去老远。唐柔满脸警惕,紧随其后。叶修与方锐缀得稍远些,正在交谈。


“没想到微草竟然如此和气,我还以为咱们会被当成来踢馆的赶出去呢。”方锐低声对叶修说,叶修神秘笑笑,不答话。


他在肖云面前露那手遮影步,算是间接挑明了自己的身份。虽然未曾以本名相告,以王杰希之能,应当猜得出叶秋叶修是同一人。嘉世弃子,也不指望微草教主倒履相迎,何况他还顺手欺负了人家的弟子,上山一路没被埋伏机关暗器,微草行事作风已算厚道。


然后他发现自己过于乐观了。


穿出杜楝排成的地火明夷阵,小径尽头是一间貌不惊人的石屋,屋内却不是他以为的人。


许斌,微草上任未久的副教主,在江湖上说出来能把人吓一个跟头的名字,却不足以见过叶修的本来面目,只隐约觉得这人声音有点耳熟。许斌依着江湖礼节客套了几句,随即正色道,“微草自会严加处置不肖弟子,但不知几位故意做下圈套,究竟意欲何为?”


叶修懒洋洋笑道,“本来想和王大教主拉点旧关系,再谈一笔交易,没想到如今的微草弟子,武功竟如此稀松平常,看来是我找错人了。”


他笃定王杰希听得见这里的对话。


叶修嘲讽一开,本来平静中带点暗涌的气氛像被针扎了一样,怒气和敌意如排空巨浪,空气里简直能幻出具象的波纹。周烨柏和柳非不约而同提起了手直指叶修,货真价实的“剑拔弩张”。肖云一改回程中的颓靡不振,振臂挥出手中长矛,正和唐柔的火舞流炎相交,发出哐啷巨响。刘小别面沉似水,尚能稳得住,这边方锐已经盯紧了他,暗中捏了个云山式的起手,面上还是一派身闲意适。


“看看,随便一句垃圾话,就这么沉不住气,王杰希你闭关调教微草的未来,就是这个结果?”


叶修的话又像一针戳来,把微草众人从梦中痛醒,悚然心惊,也觉己方太不淡定,面面相觑,都难免羞愧之色。




“你的垃圾话造诣炉火纯青,换作是几年之前的我尚且抵挡不住,何况他们?”


一道冷淡的声音传来,说不上安抚,更别提温暖人心,微草众人却好似找回了主心骨,齐刷刷放下兵器向门外行礼,同声喊道:“参见圣子。”


一身简素青衫,一对灼灼异瞳,面色冷凝,不怒自威,不是王杰希又是谁?


叶修嘻嘻一笑,“现在的你不也没多少抵抗力嘛,王大眼。”






————————————————————————




可算见上面说上话了,擦汗


我29号有个特别重要的presentation,现在还没动笔,给叶神的生贺只能到这份上了,粉丝失格QAQ




地火明夷是六十四卦中的一卦,君子用晦而明,利艰贞,说周文王的。这里借来形容叶修的处境,被小人陷害,前路艰难,但终能成就大道,得好结果。


微草大门口那坨树丛就是神算子大眼儿的塔罗牌,每天换一换,占卜今日运程(不


忍不住搞了这么可爱的二设,发现文里塞不进去,让我在注释里写一写~



评论
热度(79)
2014-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