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桃

攻控 杂食

© 如桃

Powered by LOFTER

【叶魏】酒后乱性

呜呜呜呜呜说想看叶魏就给我写叶魏的许愿机~甜得不好了> < 有点嫩的老叶好爱老魏的23333333

王乐安:

投喂 @如桃 的叶魏文~


两个冷CP爱好者的抱团取暖T_T


标题实属欺诈,连一点肉渣都没有


【叶魏肉指路这里 一日之计在于晨 


看完了都来跟我聊天嘛~
















虽然嘴上不承认,魏琛心里其实挺感谢叶修的。




带他回到赛场上、完善他的技能点方案、给他做银武、还替他捞了第一桶金——魏琛事后想了好几天,如果是自己去卖技能点,撑死卖出500万。他是猥琐,可他心不脏,特别不会跟人来钱的事儿,被软磨硬泡两三下,估计半卖半送地就出去了。




没错,他记得他端着酒杯来敬了叶修,嘲讽地表达了谢意,可他为什么会谢到叶修的床上,身上还跟被75级大招碾过一样疼?




魏琛想感谢叶修八辈儿祖宗。










“我感谢你八辈儿祖宗。”




“老魏你怎么了,都变东北话了,不太对劲啊,你还是安生着点儿吧。”




叶修叼着烟晃过来,给趴在床上的魏琛嘴里也塞了根烟,掏出打火机,拨了几下火石发现没气了,也懒得去找其他的打火机,干脆俯下身,用自己嘴里的烟点燃了魏琛嘴里的烟。




两个成熟男人做这个动作,别提有多暧昧,色气从骨子里渗出来,沿着烟雾盘旋而上,夕阳把他们的侧影照在白墙上,跟个欧洲文艺电影的海报似的,倍儿有档次。




主角自然感受不到自己的高大上,魏琛只觉得哎哟卧槽我败了,没想到叶修这货竟然能如此顺畅做出这么骚气的动作——叶修昨晚在您身上做了更多这样那样的动作还记得吗?




叶修比魏琛镇定多了,看上去,只除了嘴里的烟微微颤着。其实他全是装腔作势,根本没底魏琛会不会一怒之下把点燃的烟头按在他脸上,毕竟对方可是实打实吃了亏的,自己也是头一回面对一夜情的场面,只能先张开气场镇住局势再说。




酒后乱性其实就是这么回事,第二天早上或扇一巴掌老死不相往来,或顺水推舟日都日了来谈个恋爱,关键就在双方都清醒后的第一次交锋。叶修这个帅帅的苏苏的举动,无疑把他们的关系往后者拨过去了一大步。




接下来就看魏琛如何应对,他还有撒泼取闹老子虽然不是处怎么就被你干了的机会,倒计时三分钟,超过这个时限,就显得矫情,有理也要弱三分。




叶修要感谢魏琛有个好习惯,他对抽到嘴里的无名烟一定先仔细品咂,摇头晃脑,辨味闻香,吊足观众胃口,再一口气报出品牌产地年份,配合深邃的眼神,如此方显得自己和普罗大众不是一个层面儿的,是有内涵有修养的资深烟民。




魏琛每每被自己这个做派苏得死去活来,眼下也不例外,三分钟倏忽而过,叶修拿来的烟有点邪门。




“是外国烟?南美的吧?这不行,事后烟抽外国货,多不男人啊!……不对不对咱俩怎么就走到了抽事后烟这一步了?”




三,二,一。老魏你没机会啦。叶修敏锐地感到了爆点的平稳着陆,镇定下来:“还有条软中华我丢训练室了,我去拿来?”




语气和内容还是带了点不自觉的软和,人生头一遭玩这么劲爆的,心虚在所难免。幸好魏琛不是个矫情的人,张嘴就吼他:“你还能不能行了!好歹扶我去洗个澡啊!你是处男也该看过片儿吧!我连坐都坐不起来了!”


指使与被指使让气氛从“乱性”更往“和奸”溜了过去。进了浴室,叶修放上水,把魏琛半扶半抱放进浴缸里,自己换上连帽衫戴上墨镜跟做贼似的偷偷摸去小区门口的药店买了外用内服药,昨晚的事,就彻底揭过去啦。










那么眼下需要确定一下关系,和对外的说法,和今后相处的方针。




做都做过了,反正目前都是单的,魏琛退役后还交往过姑娘,叶修就是一张白纸,不来顺便开发开发人生的新层次吗?




“靠,老夫真被处男上了?这他妈也太倒霉了,明天、不、下周,我得去灵隐寺烧香拜拜才行。”




“行啊,一块儿去呗。”叶修特别自然的提议,魏琛竟然也没有反对,就这么定下了上过床之后的第一次约会。




“而且是处怎么了?谁不是从处过来的?技术好就行。”




魏琛差点喷叶修一脸烟气:“你这也叫技术好?老夫的腰都快断了!”




他刚刚在浴室给自己上药的时候,一直卧槽卧槽叶修你跟我有仇吧老夫没大出血而死真是命硬啊,老夫不压着你狠狠来三百回就不是男人啊,老夫要把你和喝高的韩文清关在一起啊。等他出来看到叶修惯常的笑容下深深藏着的心虚和无措,突然就消气了,毕竟这家伙是个一杯倒,说实话也不能怪他,喝晕了谁都控制不住自己,自己当年还去报名参加选秀不是?




老魏对自己的评价十分准确,他就是个特别容易心软的人。




“第一次嘛第一次,你在下面不也是第一次?咱们新手别笑新手哈,以后多切磋多练习,早晚把这个副本拿下。”




叶修顺利的把话题导向了今后他俩的关系上,还占据了个有利地形。要知道魏琛不是会傲娇地说“凭什么陪你练啊”这种话的人,那么他只剩一种选择,喷着垃圾话,掉到叶修挖好的坑里。




果然,魏琛说:“还以后呢,眼下我都快愁死了,我过两天还怎么去客场作战啊!被其他人看出来我还怎么做人啊!”




叶修已经想好这个问题了:“没事,下一场你轮空,彻底养好了再说。以后对其他人都保密,不然咱俩加起来都快六十岁了,被小年轻们八卦,对队伍团结没有好处。”




魏琛琢磨了一下,是这么回事,他点了点头,同意了叶修的提议——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吗!以后要保密的到底是什么事呀!




叶修又顺利捉住了一个制胜的关键,魏琛很珍惜这次重回联盟的机会,所以他对兴欣是想着法儿的好。用比赛和战队把焦点模糊过去,既成事实,温水煮青蛙,魏琛又不特别聪明,注意力一被带偏就拉不回来了。




“唉,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一大把年纪了还得藏着掖着过日子,真是飞来横祸。”魏琛叹气。




叶修但笑不语,点起另一支烟。他虽然之前没有预谋,过程之中也有好几次机会意识到自己的小弟弟在谁身体里,还能做了全套做到最后,靠的就是处男的拼劲儿,和心底那么一点小意思。




他淡定着吐了个烟圈,袅袅上升,心型的。








END



评论
热度(197)
2014-0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