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桃

攻控 杂食

© 如桃

Powered by LOFTER

【叶王】爱在霍格沃兹之久别重逢

○叶修x王杰希

○HPparo,私设有

本来还打算写个肉肉肉的下篇后来没了

也不是没可能搞成一个系列

杰西卡大大生日快乐!!

我的手速能赶上真是个奇迹_(:з」∠)_

此文送给点这个paro的 @王乐安 

打滚求评~

以下正文

++++++++++++++++++++++++

久别重逢


等待开赛的那几分钟里,王杰希感到一阵兴奋的颤栗从他握着扫把的双手传到全身。他看到了那个令他激动的人就站在比赛场的另一边,脸上挂着的笑容和他消失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他回来了!王杰希终于强烈地意识到这一点,即使在这一年间的无数个夜晚,这人就是这样笑着出现在他的梦境里,即使早已听到许多人说起,那个曾经的传奇今年又回到了霍格沃兹,王杰希也从未有过分毫的实感,直到看到那熟悉的身影穿着红黄相间的队服,重新出现在他的眼前,手持扫把站在他的对面。


有关格兰芬多这一年发生的事他并非没有耳闻,王杰希也看出他们的队伍阵营除了苏沐橙之外完全大换血,然而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他只要和他在同一个赛场上较量就好。


跨上扫把,准备,三、二、一,比赛开始的哨声响起。王杰希双腿蹬地,如同箭一般,朝着那人冲去。


那人也不慌不忙地起飞,看起来比队友的速度都要慢上一截,只在王杰希即将与他相撞时,轻描淡写地拨了一下扫把。



"我们看到比赛才刚刚开始,拉文克劳的队长王杰希就朝着格兰芬多的队长叶秋——啊、现在应该是叫做叶修了——猛冲过去,好像飞贼就在叶修身上一样……啊!他们要撞在一起了!难道开场仅仅——叶修避开了!叶修做出了微小的变向,我想如果不是角度合适,很多观众甚至没有发现这个变向。他擦着王杰希的斗篷掠过他的身旁,真不愧是有魁地奇教科书之称的叶修,对扫把的操控力真是无与伦比,至少从开场来看,一年的比赛空白并没有对这位七年级的球员造成什么影响……"曾经赫奇帕奇的队员李艺博,虽然以七年级需要准备巫师测试为由退出了球队,却接过了解说一职,经魔法扩大的声音回荡在全场,也传到了正在比赛的球员耳中,除了王杰希。


"这么想我?"二人错身的一刹那,一句轻飘飘的话带着上挑的尾音占领了王杰希全部的听觉。


王杰希暗暗咬牙,空中一个急转盘旋向上飞,看到叶修仍是悠闲地上下晃着,仿佛身下并不是扫把,而是会飞的神奇生物,坐在上面的人会随着翅膀的扇动起起伏伏,比如夜骐什么的。


对了,夜骐,那种只有目睹过死亡的人才能看到的生物。王杰希想起一次叶修曾经半夜摸进拉文克劳的寝室——门口的提问显然难不住他——拉着自己偷偷跑到禁林,然后就把气喘吁吁的自己推到什么看不到的东西背上,还什么都没搞清,就被随后骑上来的他从背后抱了个满怀,接着两人竟然腾空而起。


能感受到光滑的毛皮从指缝中划过,身下却什么都看不到,这神奇的感觉令他既兴奋又害怕。而背后那个胸膛是那么的温暖而坚实,让他渐渐平静下来,单纯地享受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的快感。


"大眼,生日快乐。"他记得零点那一刻,他们跃过最高的塔楼,将整个霍格沃兹览入眼底时,叶修贴在他耳边送上的一声祝福。


他没有问过叶修为什么看得到夜骐,没有问过是谁告诉了他自己的生日,没有问过他怎么避开所有人安排了那个夜晚,没有问过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飞翔。


更没有问过他对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像自己对他一样。


现在他回来了,王杰希决定,这次一定要好好问一问,不能再让他跑掉了。


***


"我说杰希大神,才一年没见,哥在你心里就成了你走神也能战胜的人了?"叶修双手握着扫把绕着王杰希兜了一圈,嘴炮开完眼神一凛,朝着一个角落就俯冲了过去。


李艺博的解说立刻提高了声调:"叶修忽然加速了!很显然有明确的方向,难道他已经看到飞贼了吗?我们都知道,在担任找球手时,叶修的突然变速与急停变向是他的杀手锏之一,曾经有无数对手因为他的朗斯基假动作而与地面亲密接触,那么以飞行风格变幻莫测著称的王杰希又会如何应对呢?他——他竟然完全没有理会叶修的冲刺,而是协助队友吸引游走球的攻击完成了一次助攻。拉文克劳10分!"


"行啊你现在,这都不上当。"叶修见诱导失败,就老老实实飞回王杰希身边。


王杰希哼了一声瞪了叶修一眼,一大一小两只眼中写满了对这种幼稚伎俩的不屑,谁知叶修却在扫把上抖了一下,好像是笑喷了。王杰希只能别开目光不去看那张惹人生气的脸,说:"一年没见了,你以为我还是那个只会追着飞贼跑的我?"


确实不一样了,叶修想,从前赛场上的王杰希像个精灵,如果你发现了飞贼,他总会从诡异的角度超到你前面,如果他发现了飞贼,你想追着他去抓,那么你就只剩晕头转向掉下扫把这一个结局了——眼神完全跟不上他的飞行轨迹,看到的全都是残影,别说对手了,连队友都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往哪飞。王杰希二年级刚刚加入队伍时,扫把甚至在比赛之后被送去做检查,看看是不是附上了什么特殊的魔法。


当然,这只是对一般人而言的状态,对叶修来说,他就算再飞出花来,也不过是个败给自己的稚嫩后辈而已。赢他,靠的就是两手:看得比他准,飞得比他快。


王杰希第一次和叶修对上时,发现自己再多再炫的技巧都赢不过这个高自己两个年级的前辈最土的解决办法,心里一急,落地时就狠狠咬到了自己的舌头。他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液,就听到那个永远带着点不正经的声音说:"不是吧小同学,输一场就气吐血了?"


王杰希当时只觉得自己真的要吐血了。


而现在,已经担起拉文克劳球队队长的王杰希,早已不是那个只会追着飞贼不顾其他的毛头小子,抓到飞贼仍然输掉比赛的经历,让他意识到150分的分值虽高,却并不能完全决定比赛的走向。在他渐渐学会配合与统筹之后,拉文克劳锐不可当,连取两座冠军奖杯。


现在,他即将向第三座奖杯发起冲击,面对的第一个对手,就是之前曾经带领格兰芬多三年连胜的叶修。


"别想啦,今年的冠军不可能是你们了,趁我不在把奖杯拿走了,我可得拿回来了。"叶修笑着放下一句听起来特别自大的话,操纵着扫把远离王杰希,满场转了起来。


王杰希不知道如果去年叶修还在球队的话,自己是不是能够顺利夺冠,但是比赛结果没有如果,只有最终的事实。之前的一切已成过去,他现在只想着怎么战胜叶修——他可不想在今年的第一场比赛上就积分落后。


王杰希一提扫把飞到高处,一面搜寻着飞贼的踪迹,一面照看着场上其他队员的情况,不时地遮挡一下对手的视线或者转移一下他们的注意力。格兰芬多几次传球和配合都被打断,拉文克劳抓住机会强攻,很快地将比分改写为此50比0。


格兰芬多的队员都是生面孔,似乎以二年级的新鲜血液居多,王杰希听叶修扯着嗓子指导了他们几句,居然连必须把鬼飞球脱手扔出去才能得分的基本规则都有,叶修这弄来的都是多生的手啊?


不过一来二去,王杰希也发现这几个新队员虽然打法有点乱,反应、直觉和飞行技巧却都是不错,多打几年积累些经验,都会是把好手。


***


正在感慨间,忽然有一道金色的小东西从王杰希的余光中一闪而过。


是飞贼?他立刻转头去追那道影子,却没能再找到它。


王杰希抬头看看叶修,发现他还在不紧不慢地转着圈。叶修竟然没有反应,难道是自己看错了?


在场上把各种反光当作飞贼是经常发生的情况,王杰希知道叶修经常会发现一些球手或观众席上反光的物体,利用自身的移动诱导对方的找球手误把反光当作飞贼,再趁着对手注意力被分散的时候将真正的飞贼抓到手中。


这一次呢?究竟是误导还是发现了飞贼却故作镇定?在环视了一圈还是没能发现飞贼之后,王杰希驱着扫把朝叶修身边飞去。无论是哪种情况,离他近一些,总是更方便分析和限制他下一步的动作的。


而叶修见了他的动作,竟对着他挥了挥手,也迎着他飞了过来。


王杰希一皱眉,不知道叶修葫芦里又卖得什么药,就见叶修越飞越快越飞越近,看起来简直是想要把自己撞下扫把。情急之下他只能一侧身,避开来势汹汹的叶修,头却随着他转过去,想看清他到底要怎样。


谁知叶修也在此时一摆扫把尾,侧着朝王杰希靠了过去。


于是两人忽然贴得极近,王杰希甚至感受到叶修的呼吸吹得自己脸上痒痒的,唇与唇之间,似乎只剩下一张羊皮纸的距离。


这一下令王杰希猝不及防,他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再激烈的比赛也不曾让它这样疯狂得快要蹦出胸腔,这频率与幅度是叶修的专属。


接着,王杰希看到叶修抬起手,就像从前他即将捧住自己的头深深地吻住自己时那样。


王杰希不由地闭上了双眼。他听到观众席爆发出一阵尖叫,努力不去想在球场中央当众接吻这样的重逢方式对只是想看一场魁地奇比赛的观众来说会不会太刺激了点。


可他却迟迟没有触到想像中的那两瓣柔软。


王杰希迅速睁开双眼,正看到叶修从自己脑后抽回手臂,一对金色的翅膀在他的指缝间徒劳地扑棱着。


"大眼你想什么呢,比赛中的身体接触可是犯规的。"


王杰希快要气死了,一句话都说不出。


"不过结束了就没关系了。"


叶修又露出那种熟悉的欠扁的笑,张开双臂将眼前气得发抖的人环在怀中,送上时隔一年的吻。



Fin


评论(10)
热度(219)
2014-0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