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桃

攻控 杂食

© 如桃

Powered by LOFTER

【周翔】Welcome to SAMSARA(上)

Welcome to SAMSARA

🐧嗯,算是庆祝一下?
🐧架空背景

以下正文


01

孙翔醒之前已经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了,梦里他光着身子躺在又白又软的云里,旁边有个光着身子的漂亮姐姐看着他笑。

不约!姐姐我们不约!意识到那个笑容有点不对劲,孙翔一下子清醒了。

然后他发现醒来之后的世界依旧有点不对劲。

他光着身子陷在又白又软像云一样的枕头和被子里,旁边有个光着身子的帅哥睡得正香。

靠!这什么情况?!

孙翔猛地从床上蹿起来,觉得头像要裂开一样疼,又抱着脑袋跌坐回去。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梳理目前的状况。

1、他似乎处在宿醉状态。

2、他目前呆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和一个陌生人赤身裸体躺在一个被子里。

3、大腿之间黏黏糊糊的,都是成年人了,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什么。

4、陌生人是男的。

孙翔结合各种信息分析了一会儿,被自己得出的结论惊呆了:完蛋!我酒后乱性把人家不认识的小帅哥给上了!

孙翔啊孙翔,喝点酒就控制不住下半身了,你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呢?他愤恨地捶打着床。

声音和震动惊醒了身边的帅哥,帅哥迷迷糊糊地“嗯……”了一声睁开了眼,盯着孙翔看了一会儿,面色微红,腼腆地冲着他笑了起来。

天哪!孙翔的血槽险些被这个纯良的羞涩的带着点满足的笑容清空。

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当!孙翔压着帅哥的双肩,神情坚毅:“那什么,虽然咱们还不熟,但是……我会对你负责的!!”

说完这句在自己“无论如何都想说一次试试的话”排行榜上排得蛮靠前的话,孙翔回味了一下,语调、吐字、气势,嗯,都不错。

可是效果似乎不是很好,帅哥歪了歪头,还是抿着嘴笑。

笑了一会儿之后说:“……我的。”

嗯?孙翔没懂帅哥的意思。

“……这句词,我的。”



孙翔,男,20岁,在和一位十分英俊的陌生人进行了一段极其简短的对话后,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屁股有点疼。


02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前一天晚上8点。

那时候孙翔还在街上晃荡,刚刚被评为校篮球赛MVP的他,被几个哥们儿拖出校门,美其名曰为他庆祝,其实就是盯上了他的奖金坑他没商量。

孙翔反抗无效,只能迈开肚脐以下就开衩的大长腿,气哼哼地走在所有人的前面。

“我说孙翔啊,今晚是你请客对吧……”看着孙翔大步流星地在路口选择右转,杜明再次开口确认。要知道,他们即将踏上的这条街,并不是他们这样的大学生平时聚会休闲会选择的地段,这里可是来消费的时候在微博或朋友圈不经意地提一句就能收获无数“壕求做友”的回复的败家一条街,随便一家店一晚的开销大概都够一个穷学生在食堂吃一个月了。

孙翔刚拿到手的那点奖金不知道够不够呢,杜明十分忧虑。

孙翔生得一副好皮相,学习成绩也不错,更是打得一手好篮球,身边总是聚着几个兄弟,这次奖金一到手,几个人一合计,有人请客,必须去个平时自己不舍得去的地方呀!

孙翔倒是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衬衣袖口随意地卷起,双手插在吊裆牛仔裤的裤袋里,吊儿郎当地打量着街边看起来特别高大上的店面,似乎在认真考虑着该进哪家。

别看了,哪家都一样,都是消费不起的水平……杜明寄希望于其他几个哥们儿能良心发现说今天就想找个小摊撸串或者特别想吃校门口那份麻辣烫,然而看着几个人自从来到这条街上就都是一脸有人要当冤大头不坑他坑谁的兴奋表情,杜明只能捂住了脸——比起路边摊,他也更想体验一下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

对不起啊二翔,交友不慎啊,救不了你了……

孙翔晃了一会儿,终于停下了脚步,站在一家店门前几十级气派的台阶下面,抬头看着一扇有着十分华丽的把手的大门。大门两边是复古的雕花石门柱,右边门柱上嵌着一块黄铜招牌,上面刻着“SAMSARA”几个花体英文字母。

“就它了!”孙翔满意地点点头,踏上了石阶。

厚重的大门要推开需要用点力气,孙翔用手顶住,招呼着杜明他们几个赶快上来。

“欢迎光、临……?”待几人鱼贯而入,迎接他们的是一句听起来不太对劲的欢迎词。

完了,被鄙视了,连门口的迎宾小哥都一眼看出我们的消费水平,这种地方果然不是我们该来的地方啊啊啊啊!杜明只想丢下一句“不好意思走错了”夺路而逃,反正也不会有人认识自己。

孙翔却一脸开心——

“江波涛?你怎么在这?”


03

忽然被叫出名字的江波涛其实有一瞬间超级震惊来着。

他没想到会在自己打工的地方遇到隔壁班的男·同学。

把各种疑问压在心底,城府像大海一样深邃的他面不改色地问:“孙翔,杜明,后面几个兄弟也是3班的吧?你们怎么在这里?”

“来玩啊,怎么,没位置了吗?”孙翔显然没有捕捉到江波涛话语间任何一丝微妙,一边回着话,脚下也不停,顺着走廊往里走去。

“有是有,只是……呃、等会儿,你们到这来,是要要指名哪一位啊……?”江波涛赶着他们几人的步子,边追边问。

“指名?”孙翔一脸不解。

杜明一拍脑袋,觉得轮到自己出场了,便拽了拽孙翔的袖子,凑到他身边小声说:“这里应该是那种有漂亮妹子陪酒的店,你得挑个妹子,就是他刚才说的指名,然后你开的酒什么的都会给妹子算提成,指名率最高的妹子还有奖金什么的……”

孙翔恍然大悟的样子,顺着走廊转了几个弯,渐渐能听到低沉而嘈杂的人声和酒杯碰撞的声音。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孙翔说:“来都来了,必须得点No.1啊!”

江波涛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接着不着痕迹地说:“那什么,孙翔啊……指名率最高的那位现在已经有客人了,你们还是走吧……”

几个人说着,已经转进了店的深处。内部整体装修和布置都是以暗红色和金色为主的奢华风格,许多半封闭的环形沙发错落摆放,围着中间放置果盘、酒瓶和酒杯等物的矮桌,桌边坐着一些衣着光鲜的男男女女,彼此交谈欢笑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哦,有人了呀,真是不巧。”孙翔说。

江波涛闻言打算松一口气,不过以他对孙翔的了解,事情恐怕不会这么简单。

“虽然不能指名了,但能让我们看看No.1的美女长什么样吗?”

果然。江波涛扶额。

孙翔嗓门挺亮,也没刻意压低声音,店内低声交谈的人虽多,也盖不住他的。杜明觉得店里似乎唰地一下安静了那么两秒钟,各种声音才又恢复的。

江波涛抹了抹额角的汗,正要开口说话,只听远处传来一个爽朗的女声:“谁说不能指名了?来来一起来,我不介意,热闹点更好!”

循着声音,孙翔等人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姐姐正晃着酒杯邀请他们过去。


这就是No.1?熟女系的啊。大家在心里感慨。

“我正想看看咱们穿云的魅力大到什么程度,男女通杀,连小男生都不放过。”漂亮的熟女姐姐继续说。

她边说着,边搂过身边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的脖子:“你也很好奇吧,No.1?”

杜明发誓这次周围是真的安静了下来,而且持续了可能有一辈子那么长。

又仔细看了一圈店里的人,杜明泪流满面——

苍天呀!大地呀!我们几个阳光向上积极进取社会主义五好男青年,这是进了一家牛郎店呀!!!!!



04

经历了这样那样令人尴尬得想洗去这段记忆的过程,孙翔一行人和漂亮姐姐和No.1帅哥愉快地(?)坐到了一起。

为了避免再发生什么误会,江波涛紧张地站在一旁,迟迟没有离去。令他们十分意外的是,这位被称作穿云的牛郎似乎比他们更害羞,一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红得像个苹果。

“穿云,这什么名字?”在其他人都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的时刻,孙翔好像已经完全从羞得要死的情绪中解脱出来,似乎想要针对这个称呼吐个槽。

“因为他是个神枪手呀,一‘枪’穿云。”漂亮姐姐立刻回答了他的问题。

孙翔还在想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看到对面一句话都没说过的帅哥刚刚褪色的脸又腾地一下红到了耳根。

“云秀姐,能够请你不要调戏我们的员工吗?”江波涛的反应显然比孙翔快得多,“要不然下次我就在门口立个牌子,写着同行误入,面斥不雅。”

“就这样对待给你们贡献了这么多营业额的老顾客,你姑姑也放心叫你出来管事?”

孙翔一头雾水,用眼神示意江波涛,要么回学校被扒光衣服关在宿舍门外,要么赶快解释一下。

事情其实很简单,江波涛的姑姑开了这间轮回Club,经常叫他过来帮忙;漂亮姐姐名叫楚云秀,也开了一家自己的Host Club,是他姑姑多年的对手兼好友,关系不一般;沉默寡言又容易脸红的小帅哥则是江波涛社团认识的学长,被去探望江波涛的姑姑大人一眼看中,拉到店里“提升与人交流的能力”。

“来来来,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几位小同学想赚点零花钱就去找我,放心,不会欺负你们,就是陪女士们聊聊天。别来轮回,小江他家心太黑用人太狠,他自己倒在这里偷懒。”楚云秀笑着发了一圈名片,又对着江波涛眨了眨眼睛。江波涛只能叹了口气,举起双手表示投降,回到门口去迎接客人。

众人忙接过名片,又恭维了几句,孙翔却没说话,脑子里还琢磨着刚才楚云秀那句“神枪手”,半天才意识到里面似乎带着点那方面的暗示,瞟了红着脸一言不发的穿云几眼,也跟着脸红了起来。好在大家都沉浸在当host赚外快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妄想之中,脸上都有点热,才没显得他画风不对。

 

“小帅哥,来到这种地方,不想玩点什么吗?”楚云秀看着孙翔,涂着鲜红指甲油的纤长手指娴熟地从烟盒里抽了一只细长的坤烟出来送到唇边轻轻噙住,再拿起桌上的打火机,啪地一声点着了火。

 

意识到“小帅哥”这个称呼是在叫孙翔,杜明等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平心而论,孙翔185的大高个儿,肩宽腰细腿长,一张脸也还是当得起这个称呼的。然而乍被一位异性这么称呼该怎么应对,大家相信孙翔是一点概念都没有的。他们还记得大一的时候,有个姑娘每天围着孙翔大献殷勤,眼神里的好感明显得快溢出来了,结果一问他本人什么意思,几个人的下巴都快惊得掉下来了——

“她不就是快期末了想借我的高数笔记看嘛,直说不就得了,天天围着我烦不烦。”

大家纷纷在心里给姑娘和孙翔各点了一根蜡。

 

迟钝至斯的孙翔,在他人生的前20年中,显然是跟“两性”这个词一点也不沾边儿,面对着眼前这位成熟性感风姿绰约的姐姐,他完全不知道应该做点什么。对于可以多人一起玩的游戏,他基本只有大学里的那点可怜的经验,“真心话大冒险”六个字在嘴边转了好几圈,还是没好意思说出口。回头看看杜明他们也是一脸紧张,孙翔觉得这会儿不能给兄弟们丢了份儿,虽然心里没底,面子还是要充足了的。他攥了攥手里的杯子,故作镇定地抿了一口掺了软饮的酒,说:“玩谁是卧底吗?我手机上有客户端。”


 05

看着刚才还优雅端庄的楚云秀拍着大腿笑得前仰后合确实挺有视觉冲击力的,而她直到累得倚在沙发靠背上,深深吸了一口烟才止住了笑。她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烟,轻轻磕了磕烟盒,抽了一根出来直接塞到孙翔嘴里,又凑近他,让两支烟的顶端对在一起。

若有若无的香水味飘过来,孙翔不敢用鼻子呼吸,下意识地就吸了口气,嘴上叼着的那根烟便顺势被点燃了。

直到楚云秀抬起头,孙翔看着自己眼前那个闪着光的小红点,才猛地往后一闪,把烟拿下来捂着脖子一阵猛咳。

被调戏了!孙翔涨红了脸。

楚云秀又笑了起来,重新抽了一支烟出来递到孙翔手里,朝着穿云的方向一抬眉:“姐姐教你玩的这个学会了吗?去给他点上。”

孙翔忿忿地站起身,把过滤嘴伸到穿云眼前,打算把被调戏的份调戏回来给自己找找场子,穿云却往后一躲,摇了摇头。

怎么个意思?孙翔也是个爆脾气,就算脸再帅,不给他面子他也是要急的。结果就在他要把烟捏扁的时候,这位被称作穿云的帅哥终于开口向孙翔证明他会说话了——

“不会。”穿云抿着嘴,对着他眨眨眼,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

我靠!孙翔有点懵,这什么情况?怎么感觉又被调戏了一次?!

就在孙翔还杵在那不知道该怎么下台的时候,穿云随手插起了果盘里的一块苹果条,说:“玩这个。”

然后他把苹果叼在了嘴里。

楚云秀哈哈大笑:“好好,这个好,玩这个。”


06

孙翔花了那么几分钟的时间才搞明白这游戏是怎么玩的。

简单来说就是把苹果传给下一个人,括弧只能用嘴不能用手反括弧,传之前必须咬掉一块,直到小到传无可传或者谁不好意思自动放弃。

从穿云开始,到楚云秀正好顺时针转一圈。

惩罚自然是喝酒喽。

谁怕谁啊!听懂规则的孙翔撸起袖子,一脸视死如归,叼住了穿云嘴边探出的苹果条。

“咔嚓”一声细微的脆响,孙翔觉得心里也跟着颤了一下,差点没叼住苹果。

“掉了也得喝酒啊!”楚云秀补充说。

孙翔嘴唇使劲,把苹果歪歪地稳在嘴边,冲着身边的杜明“嗯!”地示意。

杜明哭丧着脸叼了过来,生怕孙翔咬苹果的时候咬到舌头。

虽然大家都努力咬掉很少的一部分,苹果还是越来越短,等传到楚云秀那里时又被她故意咬掉一大截,只剩下很短的一块。

她把所剩无几的苹果送到唇边,众人都在等着灌羞红了脸的帅哥一杯酒,结果脸红是红了,帅哥却伸出舌头灵活地一卷,把苹果带到了嘴里。

哦哦!这下要灌二翔了!小伙伴们迅速找到了新乐趣。

孙翔显然也没料到这么短的苹果也能传满一圈,正在思考要如何应对这个场面,就看到帅哥抬起手,对着他勾了勾手指。

他看着帅哥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凑近了去。

然后帅哥的帅脸就在他眼前越放越大,越放越大,直到看不清——

帅哥扶着他的脑后,双唇和他的贴在一起,把又短了一半的苹果用舌头推进了他因为惊讶而微微张开的牙关之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两人分开了大概有五秒钟的时间,孙翔才忽然爆发出一阵三观尽碎的嘶吼。

穿云低了一下头,微微一笑,一手举起一支装满酒的杯子,一手指了指地上的一块极难辨认的苹果残骸,说:“掉了。”


然后酒杯被塞到了孙翔眼前:“喝酒。”

You Lose!杜明心里默默替孙翔配了个音效。



tbc

赶时间,有bug欢迎指出
算个上,下可能是肉,争取下次一口气更完(别信

评论(12)
热度(98)
  1. 小菜园w如桃 转载了此文字
2015-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