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桃

攻控 杂食

© 如桃

Powered by LOFTER

【叶平】干一炮 Fin

✨来除除草_(:з」∠)_
✨搞个超短篇复健
✨叶修x孙哲平
✨虽然题目这么耿直但真的没有肉(棒读
✨我对腿毛受是真爱啊信我(. _. )



01

孙哲平第一次注意到叶修的时候,后者和他隔着两个位置坐在吧台边,面前放着一杯综合果汁。
要说他为什么能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一杯综合果汁,孙哲平看看自己手里的杯子——
他以为全天下跑到酒吧来点果汁的汉子就他一个来着。

孙哲平看着那人愣是在窄小的高脚吧凳上坐出懒洋洋的感觉,特别好看的手里夹着一支烟。


孙哲平低头玩手机,刷微博发微信打游戏,续了三次杯;不时瞟一眼叶修,发现他手里的烟就没停过。
不知道是不是烟抽得实在太凶的缘故,孙哲平觉得这人的面容有些模糊,只剩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在烟雾中一闪一闪的。

看起来叶修是这里的熟客,总有人愿意和他搭话。有想约他去舞池的辣妹,有趴在吧台上等朋友买过单来扶的醉汉,有特意过来和他打招呼的老朋友,有一边灌酒一边哭的姑娘……显然这些人都不是叶修的同伴,但他笑得亲切,和每个人都能聊上几句。
孙哲平觉得自己也算是个常客,但之前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大概因为以前他也是这样被形形色色的人遮住了吧。
跟这哥们儿聊天应该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一瞬间孙哲平有了这样的感觉。但工作之外的私人时间,孙哲平才懒得和别人说话呢——在他看来,聊天无非是把彼此的事讲给彼此听,而他对此的态度可以用“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来概括。
那还聊个屁。

不过干一炮倒是可以,孙哲平想。

不怪孙哲平满脑子只想着下半身的事,在这间以基佬约炮胜地而闻名的酒吧,两个同样没带同伴的大好青年要来一发,难道还需要“想干”之外的理由吗?

孙哲平喜欢这间叫做兴欣的酒吧,从很多年前就喜欢,原因有很多。而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就是他酒量不行,而这里无酒精的饮品种类特别丰富。
于是像现在这样,当他看上一个让自己有冲动的汉子时,他不需要担心这种冲动是源于被酒精冲昏的头脑。

孙哲平是个行动力相当强的人,念头刚在脑子里形成,立刻又叫了一杯果汁,推到叶修面前。
叶修挑起一边的眉毛,似乎有点惊讶。
孙哲平举了举自己手中的杯子:“缘分,请你喝一杯。”



02


叶修第一次注意到孙哲平的时候,后者一边耳朵上戴着三个耳钉,穿着一件满是破洞的上衣和紧裹在他的大长腿上的皮裤,在酒吧的小台子上转着鼓槌耍帅。
和乐队其他人的视觉系的外表相比,孙哲平显得特别干净,没有全眼线和中毒唇,短发被抓起根根竖向天际,汗珠顺着硬朗的脸颊流下来滴到鼓面上,再随着鼓槌的猛击溅起一条好看的弧线。
叶修记得那天酒吧的空调坏了一个出风口,舞台附近特别热。他站在楼梯中间,看着孙哲平秀过一段solo后,在噪杂的欢呼和掌声中唰地脱掉上衣甩到身后,露出挺括的胸肌,露出一块块的腹肌,露出从右边人鱼线蔓延到腰侧的纹身。
那是一枝盛放的花。
那一刻叶修觉得孙哲平性感极了。
台下扔给孙哲平一瓶水,他随意地抬手,一把接住,拧开瓶盖往嘴里倒了半瓶,剩下的全都浇在了自己头上。
失控的尖叫几乎冲破屋顶。

叶修摸摸鼻子,转身继续上楼,想着有机会得跟这哥们儿干一炮才行。
当他真的把这哥们儿压在床上干了个爽的时候,他还在感慨,这一炮竟迟到了7年这么久。


03

孙哲平拥有比大部分人都长的中二期,大学的时候满腔激情无处发泄,就找了几个人组了个乐队,把脑子里那些奇怪的念头变成歌词,把拯救世界的力量注入鼓点。
先是在学校里玩出了名堂,后来就开始到酒吧驻唱,辗转了好几个地方之后固定在了一家。这间酒吧环境好气氛佳,唯独名字叫“兴欣”,像个小卖部小网吧,没少被追着他们来的死忠粉吐槽。
乐队其他成员也有点嫌弃这个名字,架不住孙哲平大手一挥拍了板:就这了。
后来问大家问起孙哲平为什么钟情兴欣,他表示只是看中这里不含酒精的特调饮料又多又好喝,才不是传闻中的和美女店长有一腿。

几个人在兴欣一唱就是一年多,名气越来越大,甚至有经纪公司找到他们。谁知孙哲平忽然伤了手,换了几个医院和按摩馆,都表示他这个情况玩票还行,走专业的路肯定没戏了。
乐队几个人都替他惋惜,茶不思饭不想的。孙哲平自己看着倒还好,该吃吃该睡睡该写歌词写歌词,练习也照样参加,就是拿出一半的时间来做手操,就这么过了一个月。
晚上回到兴欣演出。第五首歌唱到一半鼓点忽然错了一下,酒吧里的人多半没注意到。乐队几个人唱完这首赶紧插科打诨地叫了个暂停把孙哲平拉到角落,发现他右边整个手腕都红了,还有点肿。
几个人急得不行,孙哲平笑了笑,说没事,一会儿接着唱吧。

重新开始演出之前孙哲平忽然敲了敲麦,叩叩两声搞得乐队每个人心里都一颤,妈呀队长这是憋了个什么大招。
果然是个大招,孙哲平说要退出乐队,每个字扔地上都能砸出响。

其实那天晚上的后半程算是一场告别演出,如果不是有点失控的话。
现在回想起来,孙哲平觉得,弄得那么乱,兴欣的老板都没让他们赔钱,真是个好人啊。



04

叶修开始抽事后烟的时候,孙哲平忽然说:“兴欣真挺不错的,楼下约炮楼上开房,方便。”
叶修笑得烟从鼻子里冒出来,说谁告诉你这房是对外开放的?
孙哲平想了想,说:“哦,原来VIP能享受这么好的待遇啊。”
叶修接着笑:“你怎么知道我是VIP啊?”
孙哲平说:“我看楼下好多人都认识你,觉得你肯定是个熟客,天天泡在吧里那种。”
叶修笑得浑身颤:“你也是熟客,怎么没人给你办个vip?”
“这不是没走过这脑子么,”孙哲平挥挥手,不知道牵动了昨晚运动到的哪块肌肉,嘴角有点抽,“一会儿就下去问问。”
叶修拍拍他说:“走吧,下楼我带你办。”
“那敢情好。”孙哲平点点头,扶着腰从床上爬起来,又是一条好汉。

“这个点才起床啊?豆浆都凉了。”俩人刚走到楼梯口,一个梳马尾的漂亮妹子就没好气地跟叶修说,顺便还瞪了他一眼。
孙哲平一愣:卧槽,这不就是就是传说中和我有一腿的兴欣美女店长陈果吗!
“原来VIP福利这么好,还管早饭的?”孙哲平问。

陈果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端详了他一阵,叶修笑得趴在楼梯扶手上,叼在嘴里的烟一抖,烟灰掉到一楼地上。
“叶修!刚扫过的地!”漂亮妹子发起飙来也是相当凶猛。
叶修举手投降,下楼准备把烟灰弄干净,一个高个子的帅哥就拿着扫把风一般地出现在他身边:“老大!交给我吧!”
孙哲平又一愣:这不是兴欣那个调酒师包子吗,为什么管叶修叫老大?

叶修咳了一声,指着孙哲平对陈果说:“来来,给他办张VIP卡,跟我那个一个规格的。”
“咱这什么时候有过VIP卡啊?”陈果愣,又问,“跟你一个规格?兴欣到底几个老板?”
孙哲平这才知道自己闹了什么乌龙:好家伙,昨天晚上还请人家老板喝一杯呢。

叶修不动声色搂过孙哲平的腰,说:“老板就我一个,这是老板娘。”

Fin

评论(6)
热度(154)
2015-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