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桃

攻控 杂食

© 如桃

Powered by LOFTER

【叶王】热雪07

热雪07

❤️咳咳,我来啦!
❤️不能再拖了,发展要快起来!我知道你们一定不记得之前写了什么了对吗因为我自己都快忘了
❤️过去这么久了叶王还是这么可爱!依旧不忍心虐




以下正文




拍电影的人都明白,“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是绝对的真理。对电影剧组来说,资金充裕永远只能是个相对的概念,缺钱才是绝对的。拍摄周期延长导致钱不够花,是每部片子都可能会出的状况。每个剧组都恨不得一分钟掰成八瓣用,即使是工作氛围特别愉快、看似平静悠闲的片场,也往往弥漫着一种分秒必争的紧张气氛,拍摄间隙的休息时间也因此变得尤其珍贵。
 
演员们大多抓紧短暂的机会放松精神或补充体力 ,围观了半天的助理也都跟着自家的艺人忙了起来。叶修拎着一大袋子慰问品来探班,一进影棚却看到王杰希放着大好的休息时间不用,还带着高英杰留在表演区内,边说边比划,似乎是正在说戏。
 
 
“我说老魏,这什么情况?这不是你的活儿吗?使唤不动我就欺负我们家大眼?”叶修立刻谴责起魏琛。
 
“这可不是我使唤的,是你们家大眼太靠谱,看后辈遇到困难主动伸出援手。”魏琛一边辩解,一边伸手朝叶修讨烟。
 
 
魏琛这个人是个比较有个性的导演,说话直接,脾气也急,看谁演得不好一点情面不留直接骂。这种风格说好听了叫话糙理不糙,说不好听就叫简单粗暴,显然不是每个人都能适应的。考虑到高英杰性格比较软,容易紧张,又是全剧组年龄最小的,魏琛平时一直都有注意收敛,尽量柔声细语地给他作指导。高英杰也确实有天赋,开机前的几次朗读会上表现都不错,让大家直呼剧组来了个小天才。可面对镜头真刀真枪地拍起来,再天才也难免会紧张,今天更是一个镜头连着NG了七八次。眼见着当天的拍摄任务就要完不成,魏琛心里一着急就说了两句难听话,小孩当时吓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这下可更没法拍了。魏琛两手一摊,决定忘掉今天那张注定完不成的进度表,干脆让大家先休息一下,又撸胳膊挽袖子地打算找高英杰单独说说戏。
卡住的这个镜头中,和高英杰对戏的正是王杰希。看着一个半大孩子红着眼圈一遍遍道歉,导演一走近还下意识地往自己身后躲,王杰希对魏琛摇了摇头,表示要接替他的任务,给高英杰调整情绪。
 
魏琛乐得图个清闲,抽了叶修两支烟,又在他带来的慰问品里翻零食出来吃,听着王杰希和缓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不时点点头。
按常理讲,演员给其他人说戏是很犯导演忌讳的——你这么懂,还要导演干什么呀!但魏琛本人完全不在乎,一切问题便都不存在了。而且王杰希说得句句在理,以演员的身份做切入点又很容易被高英杰接受,魏琛听了一会儿,冲着叶修挑了个大拇指,开始和场记确认后面的拍摄进度。
 
正在微调后面几个镜头的拍摄手法,魏琛忽然感觉到有一道目光射在他的身上。他抬起头,果然看到王杰希对着他眉毛一扬,又眨了眨眼睛。
魏琛确定王杰希这是对他使了一个眼色,但这种交流方式是不是太他妈含蓄了?王杰希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正琢磨着那一双大小眼中到底传达了什么信息,屁股上就挨了一脚。
 
操!谁在老子的片场撒野?魏琛酝酿的各种骂人的话马上就要冲出嘴边,回过头就看见叶修对着他比了个“嘘——”的手势,又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两个字——
“开机。”
 
魏琛不愧是和叶修相识多年的损友,在他的提醒之下立刻反应过来,轻声让团队做起了准备。线下不少工作人员都和魏琛合作过很多部电影,默契十足,迅速进入了状态。副导演放弃了平时的大声呼喊,挥动起双臂,靠夸张的肢体动作清了场。
 
“来,就是这种感觉,咱们再对一遍戏试试看。”王杰希顿了顿,趁着高英杰闭着眼睛深呼吸的空当,对着魏琛轻轻点点头。
录音就绪,摄像机开机,场记轻轻打了下板,凑近收音轻声报了场次。
魏琛伸出右手从上到下一挥,一记无声的Action。
 
“你来做什么?出去。”王杰希说。
“我……我来看看你,师兄……”高英杰在毫不知情的状态下,开始了新一次的表演。
盯着监视器的魏琛和站在他身旁的叶修眼前顿时一亮:这小子找到感觉了!
 
凭心而论,高英杰这场戏确实有一定的难度。感情层次多,又得衔接上前后。为了不让角色心态的转变显得突兀,这里得让观众能看出来他是在拼命掩饰内心的情绪。这种戏显然比歇斯底里的感情宣泄要难演很多,之前NG很多次,也是因为高英杰没有把握好这个度。但这一次,他发挥的非常好。
情绪放得出收得住,连台词的语气和声调的高低都很到位,确实无可挑剔。即使对于一个有经验的老演员来说,能够把握这种微妙的尺度也值得一句表扬了,更何况他只是个新人高中生而已。
 
进入状态的高英杰开始摆脱生涩,和王杰希在彼此的带动之下渐入佳境,一段原本比较平淡的对手戏,也渐渐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尤其是几个群演也凑过来看——毕竟没系统接触过表演的人,能接得住王杰希的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聚到最佳围观角度的人渐渐变多,后面的探头踮脚,免不了挤到前面的人。不知是谁忽然往前抢了一步,第一排的人就撞到了导演椅旁边的小桌,魏琛那个年代感十足的双层玻璃水杯一晃,眼看着就要掉下来。
玻璃杯一旦落地,势必发出一声巨响。打碎导演的杯子事小,打断高英杰这段精彩的表演事大——谁能保证被吓了一跳之后,他还能不能这么顺利地入戏呢。
注意到这个危机的人都不由得头皮一紧,然而就在电光石火的一瞬间,在大家被吓出的冷汗还来不及流下来的时候,叶修忽然弯了弯腰,伸手一探,轻轻地把跌落中的杯子捞到了手里,没发出一点异响。
这无声无息的一手玩得太帅,以至于看到的人都忍了又忍,才咽下了冲到嘴边的一声叫好。


等到镜头顺利拍完,魏琛从助理口中听说了刚才发生的小插曲,立刻大步走过来,一把握住了叶修的手。
“叶修同志,组织太感谢你了!这个杯子跟着我走南闯北十几年,今天多亏你出手相救啊!”
“哦,那杯子是你的啊?”叶修抽出手,嫌脏似的在衣服上蹭了两下,“我说呢,现在谁还用这种杯子啊,还放得那么不是地方。”


魏琛啧啧做声,摇了摇手指,表示尔等凡人不懂我们大导演的风雅。


叶修懒得理他,转头掏了个牛奶布丁出来,塞到下场休息的王杰希手里。



魏琛一脸没眼看的表情,捅了捅叶修的胳膊:“我说你这大经纪,探班探得真可够勤的。怎么,不放心啊?”边说边朝着王杰希的方向挤了挤眼。


王杰希往远处走了几步,坐在椅子上正和布丁的封口贴奋战,模模糊糊听见魏琛这句话,脸上顿时有点红。但是头没抬手没停,只是侧着耳朵想听听叶修怎么回答。



“我们家老王我有什么不放心的?”叶修说,“我是怕你这个不着调的导演把我的本子毁了。”


王杰希舀了一口布丁吃,嘴里甜甜的,心里甜甜的。



“哦,倒是合情合理……”魏琛说,忽然用胳膊肘顶了顶叶修,“老叶你说实话,你是怎么想开的?这个本子都舍得拿出来了,是不是老树开新花了,嗯?”


王杰希莫名有点开心,又忽然意识到,似乎从前发生过的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就是觉得个方面时机都成熟了,剧本一直存着又不能升值,还是要拍出来才有意义。”叶修说。
魏琛点点头:“这也算是苏沐秋的遗愿吧。”


叶修笑了笑,说:“谁知道呢,他根本没机会想这些吧。”




王杰希背后发凉,口中的布丁一瞬间变得有点涩。




tbc




相信我,不管你看到什么这文里老叶的对象的只有眼眼



评论(19)
热度(71)
2015-10-14